格瑞普,专业从事镍氢电池、锂聚合物电池、低温电池定制、生产和电池管理系统开发的锂电池厂家。
中文网站 英文网站 德语网站 联系格瑞普
官方座机:0755-88376378 | 联系人:唐小姐
商务合作电话:18823312230 | 联系人:黄先生
展会合作电话:18617096241 | 联系人:周小姐

新闻资讯

了解更多关于Grepow及电池行业的最新消息

涨、涨、涨!“妖锂”为何如此“凶猛”?

2022-03-10 06:57:44

“48万”“太低了、太低了”,“49万”“买不到、买不到”,这是碳酸锂下游企业采购人员登门锂盐企业,但还价未遂的场面,而最近一段时间里几乎天天如此。截至3月8日,电池级碳酸锂现货价格已突破50万元/吨关口,这恐怕是任何一家下游需求企业在去年此时都未能料想到的事情。难怪有人不禁感慨“妖镍”未平,“妖锂”攻势还持续凶猛。业界普遍感觉到,这次“妖锂”来袭的大势已经压得整个产业链都有些“窒息”。


据央视财经报道,新能源汽车市场2021年爆发式增长,带动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之一——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2021年内上演了“三级跳”。


2021年1-3月,电池级碳酸锂从5万元/吨增长到8.6万元/吨;8-11月,猛涨至18万元/吨;进入12月,从月初突破20万元/吨,到月底涨至超过27万元/吨,月内涨幅超30%,同比涨幅超过400%。


目前,电池级碳酸锂又进一步暴涨至超过50万元/吨,2022年涨幅已高达85%左右,涨势之猛令人“望锂兴叹”。当然,盐湖、矿产资源开采和提炼难度大,扩产周期长,造成锂产品供应短缺是其涨价的一部分原因,但是价格表现受多重因素影响,本文将从市场、贸易的角度探寻些许端倪。


碳酸锂


01、拍卖模式、热钱涌入,国内被动涨价


从海外贸易环境来看,2021年9月14日,对于锂电材料中下游来说是一个灰暗之夜,原因是澳洲主力矿山Pilbara在BMX电子平台进行第二次锂辉石拍卖的价格远超预期,最终成交价格为2240美元/吨。7月的首次拍卖价格为1250美元/吨。考虑海运费用和锂盐厂商合理利润,9月这批锂矿加工成碳酸锂的价格大约折合每吨16.7万元人民币,已经高于彼时国内碳酸锂现货价格。


接着,10月第三次拍卖价报2350美元/吨,环比上涨4.91%。而且2022年可供市场化出售锂资源的Altura矿山,早前已被纳入Pilbara旗下,Pilbara计划将其复产后的锂精矿也全部用于线上拍卖。


不仅海外资源端的涨价超乎当时的预测,而且拍卖的形式,也制约了我国以外购原料为主的锂盐企业对成本的控制,导致大部分利润被澳洲矿商拿走。缺少价格控制权,海外价格上涨传导至国内,引发当时国内碳酸锂价格起飞。


加之去年美国几次“海量”放水,向市场释放了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资金。大量热钱涌入各个领域,美元大幅贬值,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猛涨,进而也在一定程度上间接推动了锂资源价格上涨。


02、国内缺乏定价话语权


面对海外不利的市场环境,我国产业界显得非常被动。尽管我国目前拥有全球最大的锂电池产能规模、优质的锂电产业链,但是在锂资源上游原材料定价上,一直缺少话语权。而在这方面,美英两国已先行一步。


2021年5月,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推出了锂期货合约,以中日韩CIF氢氧化锂价格作为结算标的。伦敦金属交易所于同年7月上线了锂期货合约,采用Fastmarkets公布的氢氧化锂价格进行现金结算。


国际交易所锂期货的上市,为锂资源行业提供了一个价格风险管理工具,并且在众多国家推进电动化目标的关键时刻出现,势必对全球锂盐市场产生影响。


但是从国内来看,目前还没有锂期货,仅在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推出了碳酸锂远期买卖合约产品,而非真正的期货合约。


03、两方面产生暴利


原本被锂资源中下游企业寄予厚望,但是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的碳酸锂远期买卖合约自2021年7月上市以来,却和现货市场一同“推动了”碳酸锂价格的飙升。


供应端,随着磷酸铁锂企业产能的释放,对碳酸锂需求持续增加,但是锂盐厂商供应不足,导致包括头部磷酸铁锂企业从经销商手上采购的比例都在增加,供需错配助推锂盐价格上涨。


经销端,有业内人士表示,部分锂盐经销商囤货惜售,有的甚至利用行业景气度制造市场供应恐慌情绪,资本炒作哄抬价格,也对碳酸锂涨价推波助澜。自去年9月起,碳酸锂现货几乎“一天一个价”。


再看无锡方面,以今年2月17日为例,当日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碳酸锂提单买卖协议价达到470元/千克,换算可知碳酸锂价格为47万元/吨,较2月14日40万元/吨的报价再次大幅上涨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无锡电子盘也有资金炒作因素。就此,有媒体向青海某年产万吨级碳酸锂企业求证得知,该公司电池级碳酸锂2月17日出厂价为43万元/吨。


碳酸锂价格的一路高涨,无论是现货市场还是电子盘市场都存在可观的经销差价,甚至还可能利用两者结合的方式实现巨额获利。


由于产能供应不足,市场上的供货少,加上远期交易市场上历来有创富故事,于是吸引了大量资金涌入碳酸锂远期交易市场中,从而使碳酸锂远期交易合约价格走高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其中,一些经销商还横跨两界,一方面在形势看好的远期合约上挣钱,另一方面大量囤货,致使碳酸锂现货价格进一步上涨,从两方面均可赚得“盆满钵满”。


眼下,锂电材料价格暴涨问题已引起监管层的重视。2月28日,国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,要打击囤积居奇、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。可能也是从行业调研中了解到相关情况,继而释放的相关信号,以稳定市场预期。


04、利润分配流转,中下游企业积极占“锂”


目前来看,2021-2023年的供需错配,供给主要卡在资源端,除了上述攫取暴利的因素以外,锂电产业链上利润分配流转也在发生着变化。


据粗略统计,锂电池企业毛利率从2021年年初至今降幅明显,而同期锂盐企业毛利率显著上升,有的达60%左右。


也就是说,受益于供需错配,上游锂盐企业的合理利润获得了较好的保障,不少企业扭亏为盈,实现正向增长,但是锂盐需求端企业的日子“越来越紧”。


对此,为了降低海外市场的影响,减少“中间商”哄抬价格,也为了保障供应、提升自身成本竞争力,国内头部锂电池企业和材料企业已经有所行动,通过投资、合作等方式布局国内外部分盐湖、矿产资源。一方面国内企业大手笔投资澳矿等海外资源,提升股份占比;另一方面,值得一提的是,亿纬锂能、比亚迪、富临精工、赣锋锂业、西藏矿业等企业已开始加大国内盐湖提锂的开发力度,以提高国内自主控制权;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等电池企业入驻四川宜宾,有望加速实现锂云母提锂技术的产业化落地。


可以看到,地域性市场差异难测,海外国家“放水”致使战略性资源“受创”,加之部分参与方恶意囤积居奇,最终都以锂产品价格严重高企为“泄洪口”。国内锂电池企业虽然暂时“扛下了”原料资源价格疯涨的结果,但这也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。好在国内外产业链企业都在积极行动,良好的行业景气度,不应成为资本炒作的工具,遏制资源价格持续疯涨需社会各方和产业链企业共同发力,尽快让“妖锂”变“锦锂”,新能源产业才能健康高质量持续发展。

info@grepow.com